中土世界梦游记(一):山的记忆


ʱ䣺2019-08-13

  南半球太平洋上有这样两座隔海相望的孤岛,它们是 一个国,那儿连崖壁的回忆里都有声音。

  多少年前就开始期待,called“五年计划”,它早已经越过岁月的折痕,无法真正丈量等待的长度。

  那里的风以后也会擦去守望的叹息,日子过得潦草如意,仿佛就像是假的,如梦游一般。我在等所有故事的细节一一落座才好回望。

  2019.3.4 我们以时间为线索,按图索骥,记起那时我双眼通红,睡意浓重,连耀眼的机场灯光都有些让人意乱情迷。我不认同枯坐比久睡要好,这十万八千里的路,若能一觉醒来,就不会在狂热王国轰然降临之前就惴惴不安了!但远处仍有安慰,我知道我只是实现愿望的人中的一小只而已,而我们大家注定会相遇相伴这一路,半梦半醒之间就只剩下恍惚了。

  出机场时看到这一幕,我感到惊叹!此时这个半球正由夏入秋,天还有点长,在看到这么低的云之前,我无论如何不能进入现实。无法预期的打工度假真正开始了!而后面再来看,这短暂的改变,那时更多靠的是意志在生活,而不曾有过什么所谓的长期计划。但人就是这样下定决心就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这是事实,但不得不说有时好景不长,你回归时该如何自处?我此时还没有答案,但似乎也不要答案。

  微信上约好一起出行的小伙伴,带物获接机,这种情形让我们在异国他乡还真是受益不少,毕竟我们此时还不认为自己是来旅行,故而生存的意识更强烈也不足为奇。这是开始融入这里的第一步,这也是为什么第一晚民宿选了华人的家,获得很多的帮助,也是我们后面如此顺利的基础。后来不知不觉喜欢这里,ONE TREE HILL一树山,选的时候这个名字就打动我。

  那时我是有十二分的好运气,在落地的第二天早上就办好了一切可以待在这里的必要因素:税号、银行卡、手机号码。生活每天以倍速在前进。因为太多事情要思考,我一度被焦虑的假象包围,我还记得自己骂骂地说干嘛来遭罪!我要告诉你哦!这都是必经的一个过程,而且你得相信人类百万年来的适应能力惊人!

  带着一个28寸行李箱和一个30L背包,去往来之前几天匆匆联系的农场换宿一周,我和刚认识的福建姑娘就住在这只白绿相间的房车里,走之前我们还把她洗得漂漂亮亮,期待下一波儿入住的人能有和我们一样美好的体验。

  农场在一个深山里,坐落于北部Swanson的山区,毗邻西海岸,但是美极了!

  每天早上起来干四个钟头农活儿就能换取食宿,主要工作就是种花除草,铁算盘论坛。我们跟农宿主约好了,我们种的花来年夏天要是盛开了请她一定要拍给我们看,我觉得肯定特别好看!

  农宿主Donna是个地道的Kiwi,从她的口音就知道了,拖鞋-Sandal这个单词我们听了好几遍才理解,生生读成Jandal...但她做的新西兰菜肴实在是美味又美丽,虽说她是个素食主义者,却会做超多本土素食。

  一个星期之内买了人生中的第一辆车,Toyota Carola。大脑那时一度瘫痪死机!不过因为交通规则还不熟悉又是左驾,虽说买了车当下没敢自己开回家,第一次试着开,战战兢兢开去了西海岸的黑沙滩,想想仍然觉得惊险!但后面的故事都和它紧紧联系,不能分开。

  这双紫色拖鞋,颜色图案艳丽,在台湾夜市买来,陪伴我许多年。有时候物质终会消逝,但它们存留在你生命的痕迹里,吹不散!